【極短篇】鍾玲/隆迅法師的拜師和別師

【極短篇】鍾玲/隆迅法師的拜師和別師

隆迅法師(1947-2022)俗名馬遜,浙江餘姚人,成長於湖南和香港,在臺灣的成功大學化學系任教授。1995年起她出任臺灣的華梵大學校長期間,常和大學的創辦人曉雲法師(1912-2004)長談佛法,發出家之想。因爲馬遜二十四歲時在香港皈依高僧樂果老和尚,跟他學佛,所以找尋出家的師父,會用高標準。果然她有她的緣分。任校長第五年,剛好曉雲法師透過她主持的蓮華學佛園,邀請師兄夢參長老(1915-2017)來臺,於是馬遜的因緣合和了。

夢參長老1949年後遭遇坎坷,在四川學習改造兩年後,依舊拒絕還俗,因此再度入獄;又因在獄中宣傳佛法,以反革命罪名判刑十五年、勞動改造十八年,共計入獄三十三年,卻能處之安然。有多大的定力才能做到!多少出家人在政治壓力下還俗了,結婚了。1982年夢參長老出獄時,已經六十八歲,發願要弘法三十三年,果然做到。馬遜在蓮華學佛園第一次見夢參長老,就送上自己的散文集《塵沙掠影》,書中有兩篇紀念樂果老和尚的文章。第二次拜見夢老,他只丟下一句「塵沙掠影」,沒有多說,馬遜體會其深意,這就是以心傳心。

有一天多位華梵大學的護持委員來聽夢老的開示。茶敘時,曉雲法師對夢老說,大學總務處有位謝姓男職員決定出家,她想代他請夢老舉行剃度儀式。夢老答應當天爲這職員圓頂。儀式結束後,夢老用銳利的眼睛掃遍全場,目光停在馬遜臉上,問道:「還有誰要一併絞了頭髮嗎?」馬遜覺得他看穿自己心事,那一刻明白,夢老就是她要依止的剃度師父。兩年後2003年馬遜初次上五臺山拜見夢老,帶了四十位信衆。

2004年十月,曉雲法師圓寂,馬遜知道因緣成熟,辭去校長職。2006年赴五臺山普壽寺,普壽寺是女衆道場,夢參長老正在那裡講《華嚴經》,農曆四月二十五日九十二歲的夢參長老替馬遜剃度,法號隆迅,她是夢老唯一的出家女弟子。夢老對她的訓示說:「當智慧未開時,要遠遠避開世間名和利。地位越高,名聲越大,就越危險。要徹底放下,放得越乾淨,越容易成就。」我想夢老這麼說,是因爲隆迅曾任大學校長,社會地位高,往來都是教育界高層和政商要人。隆迅本就率直真誠,放下並不難。那天黃昏隆迅禮拜五臺山之北臺,踏着積雪,冒着寒風,把剃掉的頭髮埋進土裡,也埋葬過去。

十一年後,2017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夢參長老於五臺山真容寺圓寂,享壽一百零三歲。真容寺是長老於2012年興建的。真容寺定於十二月三日上午舉行追思法會和荼毗法會。隆迅由臺灣飛去奔喪。你無法想像有多少人來送長老!真容寺內外都是人。海內外佛門各山派的方丈和僧尼、各層黨政官員、成千上萬哭哭泣泣的信徒,無懼嚴寒上山。追思會在真容寺大殿前廣場舉行,殿前搭建的臺上都是官員、方丈、大護法,隆迅擠在臺階下大廣場人羣中。因爲在戶外,她穿着羽絨外套、戴上帽子,緊圍圍巾,聽臺上的領導致詞讚頌老和尚。

侯友宜:當選後查高端案

追思會後,各方丈和長老的弟子列隊進入真容寺涅槃堂,舉行荼毗法會。涅槃堂正前方置放老和尚真身盤坐其中的佛龕。通道兩邊列兩序,隆迅被安排站前排,因爲室內溫度高,她把外衣、帽子、圍巾、手套遞交站在後方的堂姊。大家誦經到一個段落,開始唱誦佛號,隆迅忽然看到幢幡啓動,老和尚的佛龕移向大門。人羣開始騷動,爭先恐後出門跟去,隆迅夾在移動的人羣裡,慌張起來,沒有人招呼她去列隊,又不知道如何去碧山寺的荼毗場,萬一不能送師父怎麼辦?非常着急!

恶魔事典
I am I was

忽然有人拉隆迅的手說:「師父,你跟緊我。」原來是一位臺灣居士好友林韻儀,大家稱她Wendy。她用快跑步拉着隆迅向前,那相當危險,人潮洶涌,看不到階梯,不小心就會摔倒。途中遇到真容寺的大護法高佩璇居士,韻儀與她很熟。高居士請武警通融,隆迅和韻儀坐上游覽車,駛去碧山寺。車窗外人山人海、十里五臺路都是來自各地送別長老的,全跟在佛龕隊伍後面,向碧山寺徒步前進。

她們在碧山寺停車場下了遊覽車,必須步行上山。韻儀仍然拉着她,跑步爭取時間。已經望見老和尚的佛龕遠在前方,與人羣保持一段距離。每隔一段路,就會有一排武警壯漢,手挽手連成人牆,讓人羣無法衝過,因爲人人都想到荼毗場送別。韻儀對武警說:「一定要讓這位隆迅法師過,她是老和尚臺灣的弟子,也是治喪委員。」那些壯漢就是不讓通行。韻儀着急了,放下貴婦的架子,把頭一甩,生氣的用頭衝向人牆。不知道是她的舉動讓壯漢怕了,還是長老的加持,人牆出現缺口,二人過關了。人牆有好幾道,也不知道怎麼過去的,隆迅一心念佛,跟着韻儀走,終於到達荼毗場。

鹿草焚化爐9月底將整改 預計到年底前嘉縣垃圾全打包

普壽寺的尼師們招手叫隆迅過去,跟她們站一起。隆迅此刻才發現荼毗場在戶外,冷到零下十九度,她的衣物早交給了堂姊,聖緣尼師馬上把披肩拿下來,隆迅堅持不接受。後方人羣傳來披肩、帽子、圍巾、手套,不知是哪位尼師、居士的?隆迅感恩地收下。荼毗火爐前設了香案,案前一排排的拜墊。很多男法師主動找位子站在拜墊後,中間沒有一位比丘尼。隆迅跟尼師們說:「我也想在中間祭拜師父。」她們說:「去呀!去呀!」她就走到後排一個拜墊那裡。真容寺的法師找來一位比丘尼在旁邊陪她。

整個荼毗過程,南無阿彌陀佛聲聲不斷。陽光普照下,隆迅擡頭看見天空出現一道一道佛光。

Honey crush

3奈米之爭…三星搶單台積 要在高通5G旗艦晶片代工分一杯羹